唐代诗人: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| 宋代诗人: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王安石 杨万里 | 清代诗人: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

谢山的春天散文

作者:完美生活网

  我年少时,常站在我家屋后的山岗上,眺望天柱山上的落日。

谢山的春天散文

  记得祖母说过,四百多年前,这里是一片原始森林,树木遮天蔽日,杂草丛生,荒芜人烟。有一天黄昏,一位姓操的青年挑着一担稻箩,里面坐着两个孩子,身后跟着一位背包的女人,从鄱阳湖瓦雪坝长途跋涉而来,看到这里地形地貌,觉得适合开荒种地,于是,伐木盖房,繁衍生息。如今后裔人丁兴旺,散布海内外。

  我猜想自洪荒第一朵乌云出现在皖西南上空开始,这片丘陵地带就雨量丰沛。我的印象里,春季雨水多,细雨淅沥,村庄里的柳树、桑树、泡桐树、刺槐树、梧桐树,以及远方的青山都笼罩在烟雨中,鸟儿、野兔、田鼠、黄鼠狼……隐遁得无踪无影。而到春日朗照时,草儿绿了,桃花艳了,刺槐洁白的花开了,泡桐紫铃铛花香了!……村里村外,芳香四溢,蜂飞蝶舞,鸟儿啁啾……

  记得有一年新学期开学时,天公好像开恩,收起了雨丝,轻风吹拂着潮湿的柳枝。

  前天晚上,我听姐姐说家里没钱缴学费,心里的一点热望彻底浇灭了。最近几年,家里没有收入来源,无可奈何时,祖母背大米到镇上叫卖,换些钱维持生活。今天,德兵路过我家门前,喊我上学,我不敢答应,躲在窗后,看着他和几个伙伴说笑着走远。

  我郁闷地坐在床上。祖母迈着小脚进来,微笑着说:“走!我送你去学校”。

  “我不念了。”我的话里带着一点哭腔。

  ”孬子!办法总是会有的,走!我去求老师宽限些日子。”

  听到祖母坚定的语气,我看到了一丝希望,于是,跟在祖母的后面走出家门。

  从我家通往学校的路,穿过田野和村庄,路上布满泥泞。祖母踩着泥巴,身体摇摇晃晃。我跟在后面,真担心她会摔倒。

  她边走边絮叨着:“你爸爸临终时,不放心你,叮嘱我,要把你带大。孩子!要记住,可怜人家的孩子,不念书就没有出路!”

  我含含糊糊地听着祖母的话,心里有些悲凉和忧伤。正走着,突然,祖母停住了。我一看,到了河边的斜坡上。她望着斜坡上的泥泞,不知道怎么下脚,瞅瞅别处,没路走。祖母回头对我说:“来,把我牵着”。

  我伸手过去,抓着祖母的干皱冰冷的手指。祖母侧身,伸出左脚探着下坡,站稳,提起右脚,左脚往下一滑,祖母失去支撑,“哎呦!”一声,摔到半坡的泥浆中。我看到祖母滾在泥水里,吓坏了,急忙跑过去,扶起她。祖母忍着痛,努力撑起自己身体。

  我的眼泪涌出来,哭着说“不念了!不念了!”

  祖母让我搀扶着,走到河边。叫我在河边扯了几把枯草。祖母擦掉蓝褂子和灰裤子上的泥巴,拿着草把伸进冰凉的河水里荡了荡,搓了搓,泥污涤清了,又在身上地擦了一遍。衣服都湿透了。

  祖母扔掉草把说:“以后记住,好好念书。”说完,欲言又止,仰起头,仿佛在天空那片薄亮的云隙间,看见了父亲,他在说着嘱托;又仿佛是看见了观音菩萨,慈悲地凝视着她……四周是迷蒙的雾雨,没有路人。我仰望祖母,她坚毅神情像一种光辉落入我的内心。我隐隐觉得冥冥之中有个明媚的世界,那里有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力量。也许,祖母就是凭借着这股勇气和力量,经历了三儿三女的夭折和丈夫客死江南的悲痛,依旧能挺着身躯,在泥泞的路上,带着我前行。

  我把祖母指进校务处,生怕被同学看见,溜到教室的背后小树林里,焦虑不安地等待。

  一小时后,我估摸着祖母把事情说完了,才忐忑不安地回到校园。

  我刚进校园,几个同学就涌过来,七嘴八舌地说: “基文,你奶奶正找你呢!”并簇拥着我走向祖母。

  我远远地看见祖母微笑地走来。她高兴地说 “校长答应免掉一半学费,剩下一半一个月后缴。”

  我们走出校园,雨停了,天明亮起来,清风吹拂,空气中浮动着清新温煦的气息。春雨后的麦苗,像水洗的翡翠闪耀着惹人喜爱的光彩,微微颤动;白杨树被洗涤后,蒙上一层圣洁的光泽。在这清新爽朗天气里,万物萌生,充满着梦幻和希望。

  安心读书,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。午饭过后,我在上学的路上,看到阳光照着村边的水沟,潺潺流水泛着金光,几条小鲫鱼逆水游动。岸边的柳树爆出星星点点的绿芽。我过石板桥,走出村庄,在田埂路上,看见秧田里隆起一堆堆土包,白烟袅袅,散发出浓烈的稻草的烟火味,像是一种源自远古的祭祀,预示着春耕开始了。山冈上麦子郁郁葱葱,熬过冬天,焕然一新。

  走过桥东,出现一片田野。站在河岸眺望南方,泉水山兀立,有股神秘的气息。外婆家就在山边的枞林里。据说山顶有座战争时期的碉堡,有人捡过弹壳。有天中午,我独自爬上山,发现了碉堡的石基。在山顶俯瞰,丘陵起伏,直达天际,天地真大啊,长大了我一定出去看一看。这条小河从泉水山迤逦而来。河水清澈见底,小鱼在水草间无忧无虑地游弋。有时候,我走近河边,会突然听到“哗啦”的水声,河面起漩涡,荡起涟漪,我仔细看什么都没有,不由得想起祖母说的水鬼的故事。河岸柳树林立。我常胡思乱想:它们何以在大地面前昂头、在苍穹面前傲立呢?

  河中有座拦水坝,春水泛滥时,我脱鞋蹚过去,河水冰澈透骨。

  过河,是一片平坦的田野。穿过田野,是一座依山而建的村庄,村头是杂树围绕的池塘,塘边有棵芙蓉树,四月里会绽放硕大粉红花,十分妖艳。还有一棵古枫枝叶茂盛,高耸入云,它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者,不知道看过多少操氏族人兴衰荣辱。循坡而上,中间有座幽深的竹林。我常独自徘徊其间,朗读课文。登上山岗,眼前出现一座四合院式的学校——谢山学校。

  在天气晴朗的课间,我会站在校园外,眺望山野。阳光下,谢山的原野像一朵巨大的花朵,散发着花草混合的香气。校园是它的花芯,绿树青竹是它的花萼,田野是它的花盘,村庄是它的花瓣,男孩是蜜蜂,女孩是蝴蝶。

  每天下课的铃声响起,我和同学们从四合院式的学校里散开,有的跑进松林;有的走进麦地;有的从山冈上飞奔而下,在田野上狂奔,好似嗅到了家里饭菜的香味。

  有一天中午放学,天气晴朗,暖和得让人心情舒畅。我看见青蛙在翻耕过的水田里蹦来跳去;紫云英散发出优雅清香,有种异于乡村的贵族气息;金色油菜花绽放,散发着浓郁的香气,沁入心肺,摇曳着每一个青涩的心灵……

  我不经意间看见华不时回头瞭望。我顺着他的目光往身后一望,不远处,樱正轻步如云,柔美的身姿在人群中闪动着撩人的风采。


猜您喜欢的分类: 春天 散文 后的 我家 常站在
2016古典文学网 |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